学校简介 诗歌专栏 通知公告 最新动态 书画天地 精编教材 光荣榜 流金岁月 政策窗口 数码摄影 学员风采 教学园地 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学习教育 成立70周年宣传
流金岁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流金岁月

白马山的风

2015-11-01 11:14:00 来源:
 

白马山的风

学员 李秀延

白马山(位于云南师宗县)的气候与昆明最大的不同是雾与风。去年我曾写过一篇《白马山的雾》,想来想去还是放不下白马山的风,再撰文一篇,以抒发我对白马山深深的眷恋。

风,虽然从来不被人们青睐,却依旧执着地陪伴着四季坦然面对大自然默默地吹拂,变幻莫则,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它随着春的温暖,夏的轻柔,秋的凉爽,冬的严寒,变更着风向,盘旋在白马山的山顶,推动着云卷云舒,和雨雪相交呼应。

当春意朦胧的时候,它会伴着青春的气息,像一位妙龄少女,用柔和的手指为白马山梳理着每一寸肌肤,让你体会它的轻柔、温暖,激起大自然生命的复苏和涌动,为人们带来新的期盼、新的机遇。阳春三月的白马山此刻一片生机勃勃。

当炎热的夏天,风重重地把天压低了一半,树梢的小叶子沉沉地,花儿、草儿都随它俯仰,一丝不动。可是风何曾平静过呢?它在酝酿着代表能量与力量的风暴,厚积薄发。这时,曲靖昆钢嘉华水泥建材有限公司员工们的“昆钢之歌” 正在白马山回荡。

当金风送爽的秋天,风有宽阔的胸怀,它以包容的姿态轻拥着整个白马山,伸出双手拨开空中的片片云彩,给人们高高的,朗朗的天空,使你顿觉呼吸畅通,心旷神怡。它以千钧一发之势,为你卷起路边树下那些遗落的残枝落叶,横扫出一条舒展的大路,捧给你累累硕果秋的收获,我们则更多的收获到“昆钢人”的坚强、自信、尊严。

当寒冷的冬天,谁也不会忘记风的凛冽、彪悍。它瞬间的突变会令人目瞪口呆,惊恐中又充满了无奈。冰冻雨雪,它不时抓起自己堆起的积雪抛洒空中,呼啸着、狂飊着,肆虐着白马山,窑尾塔架、水泥库、办公楼、宿舍楼整个白马山被强行披上了银装,勾出一幅纯白的图象,宛如深藏在白马深山的冰雪宫殿。然而,天道酬勤,白马山的风不忍我们的辛劳,严冬过去又送来了春天,正是“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为什么天地要这般复杂地把风约束在中间?不论是和煦的风、闷热的风、凉爽的风、寒冷的风、哀嚎的风,总逃不出在这天地之间。或许为此,风一辈子不能平静,却也一刻不肯被驯服。其实,风是有生命、有感情的,会随着时间、空间不同,扮演不同的角色,呈现不同的风貌,给人不一样的感悟。

风是空气相对地面的水平运动,风与人类和谐相处,唇齿相依。可以说,没有风,就没有人类,这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风有时给人带来惬意和快乐,有时给人带来烦恼和痛苦,可都是要顺乎天道、地道、人道,只要不违背客观规律,不破坏原始生态,不践踏自然环境,扬长避短,我们就能和谐共存。

在白马山上,风就是“晴雨表”。当东风吹过来时,天就会转阴;当西风吹过时,天就会转晴。我经常观察插在办公楼上面的小彩旗,它是风向标,比天气预报还要准。这种时候总让我想起,上世纪60年代,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极左思潮影响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的政治口号满天飞,它酿成了“文革十年动乱”的悲剧,国家经济处于崩溃边緣,民不聊生。我们这一代“知青”成为时代的产物和牺牲品,如今两鬓已染霜雪,进入了老年人的行列。可事实上,所谓的“东风”、“西风”并没有谁取代谁、战胜谁,自然界的东风、西风早已告诉我们,没有必要争谁压倒谁,化干戈为玉帛,可选择东风、西风和谐共存、共生、共赢。世界大同,国家和谐,人民安康幸福,才是顺天意,合民心,也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所在。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如今离开白马山的我在幻想,除了纯低温余热发电外,白马山能否再建一座风力发电站,资源综合利用,以缓解电力紧张的问题,我期盼着这一天的到来。

“风物长宜放眼量”,说的是,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面对挫折、苦难,是否能保持一份豁达的情怀,是否能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一份“风”的情怀,这需要博大的胸怀,非凡的气度,在逆境中历炼出坚强意志,不计较一时的得失去追寻长久的精神底蕴。

风,少年吹成白头翁。人已老,宠辱皆不惊,贫贱皆不移。不论是和风、狂风、寒风、暴风,我迎向所有的风,依旧从容淡定不改笑容。

                                         

Copyright ©2015 昆明市老年大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滇ICP备53011202000002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