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简介 诗歌专栏 通知公告 最新动态 书画天地 精编教材 光荣榜 流金岁月 政策窗口 数码摄影 学员风采 教学园地 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教学园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教学园地

漫 谈 散 文 审 美(上)

2017-07-05 04:32:39 来源:昆明老年大学

漫 谈 散 文 审 美(上)


教师 徐明娥


四、语言美


读一篇好的散文,常常是如啜香茗,余香满口。这固然来自思想的精粹,哲理的深厚,同时也来自作品的语言美。

散文的语言简洁而又潇洒,朴素而又优美,自然中透着情韵。它的美,就在这浓与淡,雕饰与自然之间。

散文语言简洁而潇洒。

和它相比,小说的文字一般散漫冗繁,诗歌的语言则空灵跳荡。散文的语言却像清新的小溪,汩汩流下,显得简洁而潇洒。秦牧在《散文创作谈》中形象地指出:“一座大山上有一小堆的乱石,并无损于大山的壮观。但如果一个小小园林中有一小堆乱石,却很容易破坏园林之美。一部长篇小说,只要整个精彩,个别片断稍为沉闷,正如一株大树有些枯枝,并无损于亭亭如盖的大树的雄姿。但是一篇短文章‘败笔’之处就显得十分刺眼了。”

简洁,就是言简意赅。鲁迅的《秋夜》开头写道:“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作者以枣树喻坚韧的战士,这里看似重复,却表现了对黑暗势力的挑战和示威,可谓“丰不余一字”。又如欧阳修的《醉翁亭记》开头“环滁皆山也。”仅仅五字,似远山一抹,做醉翁亭的背景,恰到好处,可谓“约不失一辞”。

潇洒,就是语句的变化多姿。短句、长句、奇句、偶句相搭配,错综复杂,风流而潇洒。徐志摩的散文《我所知道的康桥》,文中既有细密、轻柔、舒缓的叙述长句,又有排比式的轻盈跳荡的短句;不仅有整齐匀称的对句,也有长短不一的散句;不止有荡漾着愉悦欣喜的反问句,更有充满着青春自豪的感叹句……字里行间迸射出意气昂扬的生命活力,风流洒脱。

语言的简洁而潇洒,乃是笔墨的净化,是作家语言技巧达到炉火纯青的成熟的标志。散文由于篇幅的限制,迫使作者不得不惜墨如金,要“用最经济的语言”去表达“客观的景物,或主观的情调”(郭沫若),让语言达到“精钢百炼、渣滓净尽”的境界(林语堂)。

散文语言朴素而优美。

散文语言的朴素,正像衣著朴素的美人,烟月轻笼的鲜花,是真正的美在一种极其和谐自然的形式中的流露,是朴素与优美的辩证统一。正如清人刘大魁所说:“华与朴相表里,以其华美,故可贵重。所恶于华者,恐其近俗耳,所取于朴者,谓其不著脂粉耳。”散文的语言,就是这种“不著脂粉”的美。它华而不俗,朴而不拙。

语言的朴素美,当然离不开感情的真与美。虽用语平实,却光彩动人。朴素美作为一种语言艺术,也绝然离不开作者的精心加工。清吴德旋说过:“作文岂可废雕琢?但须是清雕琢耳。功夫成就之后,信笔写出,无一字一句吃力,却无一字一句率易;清气澄彻中,自然古雅有风神,是一家数也。”这里所谓“清雕琢”,就是将“艺术的匠心”藏于“自然的气势底下”的艺术加工。作者总是力图在迷人的朴素之中,去展示那惊人的优美。

老舍在《济南的秋天》中表现自己喜欢的绿色,他曾不止一次地将自己的爱倾注其中。而作者又不愧为语言大师,其中“绿色的香梦”和“香甜的烦恼”,中心词是“梦”和“烦恼”,冠之以色、味、嗅等修饰,使绿藻充满了情味,从而使景致显得轻松明净——虽然有烦恼,但生活在这样的景致里却感到香甜。

散文语言自然而有情韵。

散文的语言,不讲声调,不求韵律,仿佛是自然的天籁。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如刘大杰《成都的春天》开头:“成都天气,热的时候不过热,冷的时候不过冷,水分很多,阴晴不定,宜于养花木,不宜于养人。因此,住在成都的人,气色没有好的,而花木无一不好……从外面来的朋友,没有一个不骂成都的天气,但没有一个人不爱成都的花木。”抓住成都气候的特色,不加修饰,没有铺排,娓娓道来,亲切而又自然。

然而,散文的语言却有着比声调韵律更加动人的情韵美。所以郁达夫说:“……在散文里似以情韵或情调两字来说,较为妥当。”情韵是作者的内情与万物,心声与天籁的融合谐和,暗暗透入文字中的一种情调和气氛。散文的作者,常常将自己置于万物之中,其感受往往突破一般。而要将这种感受写出来,自然要推敲出一些带有浓烈的情调、气氛和作者个性色彩的字句来。比如写庐山的雨“不似春雨,缺少那份缠绵,却很象秋,有份潇潇的洒脱!”庐山的花“如流云,轻轻的,盈盈的,热烈中有妩媚,唤起人们深深的喜悦。”(香港彦火《庐山十四记》)“缠绵”、“洒脱”、“轻轻”、“盈盈”、“妩媚”等词所抒写的,不是一般的观感,而是饱含着作者情趣的体察。它给予读者的,不只是画面的美,而且是一种沁人心脾的气氛和情调。

正因为散文的语言富有这样的美质,才使人感到它“是活的”,有如山野的蔷薇,又妍美,又自然,又饱含情韵。

总之,散文从内容到形式,都具有独特的美学特征。其内容性质全然自由,可以叙事,可以议论,可以写景,可以抒情。其形式可以因为作者的性格殊异,而文章的姿态也参差不同,有的庄严,有的幽默,有的奇丽,有的娇俏,有的滑稽。只要是真纯性格的表露,而非过分的人工矜饰矫造,便能引人入胜,撩人情思。正如王统照于1923621日在《晨报副刊》上撰文指出的,此类文章“写景写事实,以及语句的构造,布局的清显,使人阅之自生美感。”一语道破了散文从内容、语言、结构到接受者效应诸方面的美学特征及审美趣味。


Copyright ©2015 昆明市老年大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滇ICP备53011202000002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