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简介 诗歌专栏 通知公告 最新动态 书画天地 精编教材 光荣榜 流金岁月 政策窗口 数码摄影 学员风采 教学园地 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学习教育 成立70周年宣传
流金岁月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流金岁月

当特别联络员的岁月

2019-01-16 09:43:57 来源:昆明老年大学


学员  董兰英


1949年春,地下党在我家建立了一个共产党的地下交通站,我是联络员,交通站的主要任务是配合昆明“一二一”民主运动,转送进步学生到游击区。昆明来的进步师生和过往的革命同志成了我家的常客,每来一批我都按照联络信号到石屏火车站接他们到家中吃住,热情照顾做到了“不是亲人胜似亲人”。这些“客人”到家后一般还要乔装改扮,穿长衫的改着农民装,留长鞭子的剪成短发并利用搓麻将牌来掩护相聚,通过精心安排再三三两两送出城外,由其他联络员护送到解放区。

特别联络员

县城住着国民党二七八团,为与他们周旋,活动在城周围山区的武工队发动群众组织民兵撬铁轨、割电线,使敌人惊恐万状,寸步难行,同时和白花龙河一带武装土匪开展斗争,战斗频繁,情况及其复杂,为了让人民群众识别敌友辨别真伪,武工队所到之处严格执行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每到一个点都帮助老乡干活亲如一家。我军除头戴红星八角帽,身穿土布军装,与国民党穿着的黄军装不同外,最显著的区别是我们的队伍里有女同志,每当部队夜晚行军通过少数民族村寨时,由女同志和当地群众接洽便于放行,部队当时称呼这些女同志为特别联络员,我就是武工队里这样一名特别联络员。

中秋节夜跌进异龙湖

1949年中秋节那天晚上,十支队领导通知我,让我从县城南郊转移到北边山区鸭子坝,由武工队划船送过异龙湖。我上船后用一床草席盖在身上,一眼看上去像似刚从湖里捞出的一条大鱼,快到上岸时已是凌晨两点,夜幕漆黑,分不清是水是岸,我一脚下去就跌到了湖里,幸得同船战友抓住头发把我从水里救起来,虽然没有淹死,却被水呛的够戗,全身湿透冷得直打哆嗦,真像是刚从湖里捞起的一条大鱼。到达目的地时,战友们惊呼:小鬼你命真大,鱼虾都不敢碰你呀!大家拿柴火帮着烘烤衣服,为防感冒煮生姜水给我喝。

第二天我们到了鸭子坝小学,白天教书,晚上和战友们聚集开会,虽然鸭子坝这个地方群众基础比较牢靠,但在复杂的敌我斗争形势下,武工队仍然是化整为零,采用麻雀战、口袋战,白天隐蔽在山沟林子里或窑洞内,晚上到附近村寨开展宣传活动,节目自编自演有唱有舞,当群众围拢观看时就向群众宣传全国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和蒋家王朝面临崩溃的局面。

当时武工队队员生活很艰苦,每人身上横挎一条米袋,在山洞里生活。饥饿时吃把米喝点凉水,吃上米汤泡饭,火烧辣子蘸盐巴就算是美味了。身上穿的衣服爬满了革命虫(跳蚤),但战友们满怀革命乐观情绪,坚信云南边陲很快就会解放。

大妈机智救我一命

1949年11月中旬,武工队在白花龙河一带配合边纵47团攻打阿乌寨伪乡公所。经过半小时的激战,活捉了伪乡长,摧毁了伪乡政府,建立了人民政权。为了庆祝胜利,我们举办庆祝会,还排演了文艺节目。

记得当时我正在一农民家换衣服,由于哨兵疏忽,等接到消息时,国民党军队(1949年12月7日卢汉在昆明宣布起义,昆明保卫战打响,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兵压境,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解放军取得了滇南战役的胜利。1950年2月24日,第四兵团司令陈赓在云南省地师级干部会议上宣布:云南全境从今天起完全获得了解放。中共云南省委将1950年2月24日这一天正式确定为“云南解放日”。因此1949年11月的云南还是国民党统治区域)已逼近村头,我来不及和武工队一起撤离。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机智勇敢的农妇大妈一把抓住我的手脱掉我身上的土蓝布军装,换上农家妇女的衣服,还将手里的娃娃递给我抱着,并叫我在灶门前添柴烧饭,这时敌军已到大门口喊叫着:老子们肚子饿了,快拿吃的来。他们进到屋里只顾抢东西,捉鸡拿蛋,来不及盘问。大妈灵机一动把我从屋子里拉到屋外后面一个窑洞里藏起来,这群匪兵折腾一阵子,吃饱喝足已是深夜。我武工队趁黑夜又返回来袭击敌人,敌军吓得乱窜,慌忙撤回县城去了。

战友们在地窖里找到我时,高兴地把我抬起来欢呼胜利。

石屏解放后,我第一次回家看望母亲,家里人都误认我已经在对敌战斗中牺牲,竟把我视为阴魂不散而不敢相认。想想那个战争年代,我还真是福大命大呀。

活跃在国民党统治区的云南边纵敌后武工队,积极开展地下活动,坚持武装斗争,为石屏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Copyright ©2015 昆明市老年大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滇ICP备53011202000002号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