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简介 诗歌专栏 通知公告 最新动态 书画天地 精编教材 光荣榜 流金岁月 政策窗口 数码摄影 学员风采 教学园地 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教学园地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教学园地

大龄“少年”

2019-01-16 09:56:49 来源:昆明老年大学



教师  刘玉莹


文学班的课程讲到汉乐府的时候,我要求学员们背诵《长歌行》,最后一句话脍炙人口,于是我总喜欢读上句,让他们背下句。

“同学们,请背诵:百川东到海——”

“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

“老——大——徒——伤——悲。”

当大家异口同声地背出这句话时,都忍不住笑了,可是那笑声里又有一丝惆怅与遗憾。

我不是高校的老师,却有着读大学的学生,只因我和他们都在昆明老年大学共同学习,教学相长——年纪上他们是经验丰富的长辈,专业上他们则叫我小刘老师,我们彼此学习。今年,我34岁,但我最年长的老学员今年已经85岁,就算是最年轻也是55岁,因此当我们背诵到那句“老大徒伤悲”的时候,大家都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惆怅——原来少壮不努力,到老了真的会遗憾啊!可是很奇怪,尽管学员们比我年长,但我却往往在他们的身上看到比我更加旺盛的精力,比我更加强烈的学习欲望,比我更加勤奋的学习精神。在这所不是大学的“大学”,我看到了比大学生还朝气蓬勃的老年学员。

在老年大学的校园里,晨读和晨练是再常见不过的清晨一景。有时我到校比较早,就会坐在校园的长廊里恣意地观察他们。舞太极剑的老人家明显是领队,后面跟着三四个中年人,可能是附近小区的居民,得益于老年大学的“福利”,也可以在校园里偷师几招。他们打得一丝不苟,不见一点敷衍了事,似乎不一会就大汗淋漓了。不过汗涔涔的是年轻的那几位,年长的依旧身轻如燕。而在一旁诵读文章的可能是诗词班、国学班,以及我们文学班的学员,一字一句,小心翼翼,那紧张而有些拘谨的神态,颇像甫入学的小学生,可爱也可敬。还有在角落里练琴的学员,专注地练习着指法,轻拢慢捻,反反复复,当校园流淌着这嘈嘈切切的旋律时,有一种清晨特有的静谧。而往往如此画面,就会被偷偷装入摄影班学员的镜头里,不久之后就在学校一楼大厅的玻璃橱窗里看到。

玻璃橱窗里展示着学员们的作品,每月更新一次,有些时候半个月就又可见到新作。有时我路过,会硬生生止住脚步,停下来,欣赏一幅水墨山水的笔触,玩味一首语言活泼的小诗,琢磨一两张挥墨潇洒的草书,研究一张角度刁钻的照片。时不时地,就还会发现一两位落款熟悉的人名,原来学文学的叔叔也是摄影高手,学写作的奶奶也在研习国画啊。这种感觉即熟悉又陌生,像是发现了一个熟人的小秘密,既想去向他求证却又想悄悄去欣赏他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然后就陷入到对自己贫乏兴趣和单调生活的自怨自艾中。更有甚者,会被艺术系的学员惊艳到!天啊,她们跳舞的背景音乐竟然是热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题曲,他们在唱的歌是新晋民谣歌手赵雷的《成都》,他们在演奏的古筝曲还是周杰伦的《青花瓷》。好吧,我被老年大学的老学员们刷新了既有的刻板印象,他们的世界那么大、那么新、那么具有活力。

写作班的齐同学是一位手机达人,或者说是一位新媒体导师,虽然他并不是老年大学的在职教师。他上课总喜欢坐在前排一侧,因为老年大学有高龄学员优先坐前三排的政策,因此我刚开始还有些奇怪,这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学员为什么占了第一排。后来我发现,在写作班的微信群里,齐同学竟在直播我的课程!原来他在利用直播软件,将我上课的内容同步给因为生病和有事没来上课的同学。怪不得他总是坐在第一排,还时时刻刻端着手机。后来学员们反应,不会用手机看直播,于是他又利用课间休息,教同学如何登陆,如何观看,再后来直接组成学习小组,你教我,我教你,共同学习智能手机的小技能。自从打开了新技能,如今他们交作业都是发电子版,图文并茂,插播音乐,最后还不忘给我发个小视频。不得不承认,我都落伍了。

文学欣赏一年级的黄班长从第一节课开始就为我拍视频。每次上课都背着硕大的背包和长长的脚架,一身行头不像清风明月的才子,倒像跋山涉水的摄影师。后来听闻黄班长已经七十多岁了,是班里年龄最大的一位,却是为班集体服务最多的一位。文学班使用的文献资料繁多,黄班长负责复印参考资料给大家,因此他的大背包就变得鼓鼓囊囊,可他仍旧精神矍铄,毫无疲沓之色。因为文学班的班级群仅用于学习资料的分享和班主任信息的传达,因此两位班长又自发建立了一个文艺生活群,取名“蓦然回首”,大家畅所欲言,分享快乐,据说办得热热闹闹、有声有色。而这个班也因为有这样的班委,有一种彼此熟稔、和谐亲密的氛围。

文学欣赏二年级的班里老年学员相对较多,前三排都是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他们学习异常地认真,有时在课后问我问题,可是回家后仍旧不明白,又会在微信群里继续向我提问。之前学习屈原的代表作《离骚(部分)》,我要求他们在微信群里用语音的方式背诵。要知道这一部分内容也是高中生的必备课文,他们都背得艰难,何况老学员。可我们的老龄老学员们硬是通过自己持续不断的练习,克服记忆力的衰退,艰难但漂亮地完成了作业。到了学期末,我又一次为难了他们——考期末考。期末考不仅要默写诗文,还有完成300多字的读后感。考试,对任何年龄阶段的人来说,都会带来无形的压力,对于已经退休多年的老学员这压力更甚。但是他们都准时来参加,从容面对考试,也平静地接受自己可能并不好的成绩,最后毫不介怀地为高分学员鼓掌。在这个班里,我真正看到了“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执着。

在这个班里也有一位姓黄的奶奶,她已经快八十岁了,每次上课她都杵着拐棍,慢悠悠地踱进教室。有一天上课好久了,黄奶奶才到,她向我致歉,然后仍旧慢悠悠地坐到座位上。上完课后,她从我身边走过,我隐隐约约闻了到一丝消毒水的味道,便问道是不是生病去医院了?黄奶奶笑眯眯地伸出手来,给我看她手腕上的住院手环,然后有些得意地说“我是偷偷从医院逃出来的!我病已经好了,可是小护士不让我出院!我找了空挡溜了出来,不过还是迟到了。”我听了很惊讶也很感动,但仍旧严肃地批评了她,让她一定要养好身体再来学校。她向我眨了眨眼,又慢悠悠地“逃”了。

上个星期四是六一儿童节,写作班的老学员们决定以自己的方式过节!课间休息的时候,班里陷入到了一片红色的海洋!不是红衣红裙红围巾,而是红领巾!当我也被光荣“重入少先队”后,却拿着红领巾发愁!小学毕业二十年了,我已经不会系红领巾了。可是已经毕业五十年的付奶奶却熟练地帮我系了个飘逸的红领巾,并且语重心长地告诉我:“红领巾的一边代表共青团,一边代表中国共产党……”我一边听,一边想:在这样一个被“儿童”冠名的节日里,一群老学员也不甘示弱,用同样的喜悦和欢乐过节,虽然他们的年龄早已不符,但是那一颗不老的心,那一份不输年轻人的毅力,那一股“活到老学到老”的劲儿,仍旧如此热烈的、如此澎湃的、如此高亢!

其实啊,他们怎么会老呢?从未停止过学习的他们,仍旧在知识的海洋里成长的他们,他们只是“大龄少年”!

加油吧!老年大学的大龄少年们!


Copyright ©2015 昆明市老年大学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滇ICP备53011202000002号 网站声明